原创

第十二章 温和俯视-深空彼岸贴吧-笔趣阁

我和玄门中那些人,除了问天宗,操蛇于家和风家熟悉点,其他的都不太熟,而且也不想跟他们熟。那只毕方鸟确实挺漂亮的,叫声也还算好听。我就当没听到刚才叩山门的声音,依旧围着摩天岭转。转了两圈,还真在离洗物池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块地,那里背阴潮湿,而且还有几棵大树,到时圈起来,将蛇娃放在这里,晒不着,又能引到水。我正盘算着,怎么弄。就听到外面那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复又道:“飞羽门木属沉青,奉命前来拜见巴山巫神,射鱼谷家家主。请何家主开门一见,晚辈不胜感激!”这都自称“晚辈”了,又更加委婉了。连那只在巴山盘旋的毕方鸟飞得都快了一些,好像有些发急。可她自己原先也说叨扰了,我和飞羽门一个认识的都没有,有什么可见的。毕方的叫声听多了,也有点刺耳,我干脆就进厨房那边,借着石磨,将泡好的米给磨了。还别说,磨磨那沉稳而又悠长均匀的声音,听着让人心挺沉的。那飞羽门的沉青,又叩了一次山门,这次连报名都省了,直接就是恳求道:“请何家主,务必见晚辈一面!”声音听着虽诚恳,可我和飞羽门真没交集,也没什么事情能求到我头上来。我也就没理会,这次将河虾煮在米浆里,放了些鱼肉末,熬了一锅鱼肉米汤。还别说,又鲜又嫩滑,我原本只想尝一口的,结果喝了小半碗后,干脆给自己盛了两碗出来,边凉边喝。顺带听听外面毕方鸟的叫声,可等我两碗鱼肉米汤喝完,那毕方鸟居然慢慢消散了。看样子,也可能是过来拉拉关系,打打感情牌。毕竟以后,如果龙灵或是阿熵出来,或是再搞什么事情,估计还得我这孕妇上火线。我等那一大锅米汤凉得差不多了,将所有的碗全部拿出来,各装了一点。跟只勤快搬家的小蚂蚁一样,双手两碗两碗的往洞里搬。还别说,居然越搬越乐呵。正搬着,就听到外面有个很如公鸭般难听的声音嘎嘎的道:“特么的,老子在外面等了大半晚,居然不让老子进来。有本事你放开老子啊,信不信老子放火烧了这破山?!?br/>“什么巴山巫神,还不是自己吹牛吹的,还以为老子没见过神啊,想老子当年……这是什么味,闻着挺香,给爷来两碗!”那声音真的是又难听又聒噪。而且叭叭的又快,还顺溜。我端着两碗米汤差点都洒了,闻声朝外看去。就见何寿难得的一脸憋屈的站在门口,怀里抱着一只鸭子般大小,颜色跟鸳鸯一样漂亮的鸟进来。他似乎还努力拿袖子遮着那鸟,可那鸟却将头从下面探了出来,伸着长脖子左右扭动着看。我见是何寿,端着两碗米汤放进蛇娃的石室里:“何寿道长的声音怎么变了?”不过刚才那么聒噪且暴躁的语气,听上去有点不太像何寿啊。“变什么声,你才变声呢!你全家都变声,老子生来就是这个声音,怎么?不喜欢???以后老子天天给你叫魂,叫不死你!”那只探着闻着的鸟张嘴叭叭的就又是一堆。何寿一脸生无可恋,转着袖子就又要去兜那只鸟嘴。“你放开老子,你别以为你壳硬活得久就有什么了不起,你还不是一只缩头乌龟,王八蛋!老子也是神兽,等级不比你低,你给老子放开。再不放,老子啜你!”那只鸟又在大叫。那声音说是像公鸭子吧,又不太像,比公鸭嗓门大。可不像吧,声音又沙又难听,又有点像……我站在桌边,看着何寿:“何寿道长是感觉你一只龟骂我不过瘾,所以找了只鸟过来帮忙?!?br/>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g7fjk.ink/txt/198439/60823272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沫离伤花
我不再爱他了。
乞丐

在你忧伤的时候

一地
从客观上说
藏着
风华是一指流砂

热门推荐:

  第七百三十三章 你的头发怎么雪白雪白?-薄太太又换马甲了经典语录句子-笔趣阁 第854章 传说-重生七零小辣媳-笔趣阁 第十二章 温和俯视-深空彼岸贴吧-笔趣阁